大连美术网 - 大连最专业的美术信息门户!

【大连美术网】--大连最专业的美术信息门户,学人教育旗下美术教育信息交流平台!--www.meishu.me

当前位置: 主页 > 美术资讯 > 美术 >

崛起中的当代艺术第二代

时间:2014-07-07 18:50来源: 作者: 点击:

 


熊宇 《泛蓝的水流》 布上油画 210×300cm 2008 偏锋新艺术空间供图

  “在别人贪婪的时候恐惧,在别人恐惧的时候贪婪”,这是股神巴菲特的投资格言。经济风云,扑朔迷离,人们需要了解和掌握更多的投资去向。当下,中国投资人手里似乎“不差钱”。货币环境相对宽松,在艺术品投资的热潮下,新生代艺术家的艺术作品虽未整体成熟,但在这样的背景下,其成长性与投资价值已引起市场关注。

  《收藏投资导刊》统计了包括尹朝阳、熊宇、管勇、康海涛、仇晓飞、曹晖、王光乐、韦嘉、李继开、范明正、钟飙、南方、吴海洲等13位活跃于市场,具有代表性的新生代艺术家作品从2006年春拍至今的市场数据,并编制出“新生代艺术家市场指数”。如图表所示,新生代艺术家市场指数在2008年春拍达到峰顶,比60年代艺术家主导的当代艺术市场推后了半年,其在2009年春拍触到谷底后开始反弹。从2009年秋拍至今,其反弹速度虽然不是很大,但是回暖趋势非常明显。本文将全方位地解读新生代艺术家的市场表现,探寻市场中的价值洼地。

  出生于七八十年代的新生代艺术家被称为“青春残酷绘画”和“卡通一代”。青年批评家兼北京时代美术馆学术总监杭春晓表示,这种普遍定位只是简单地将社会学概念性移植或以题材界定到当代艺术中的现象,未涉及艺术发展精神层面的论述,不符合实际情形和艺术创作规律。就整体情况而言,年轻艺术家的作品反映他们的生活际遇和社会现状,是社会变动性的体现,也是有别于此前艺术家的时代特征。我们现在所说的新生代艺术家主要是指20世纪70年代和80年代出生的年轻艺术家,其特征表现为:一是不再以简单的符号和图式构成画面,尊重自我感受和体验,关注艺术创作的本体问题;二是作品在情绪上体现出迷失感。其艺术创作诉求更多地在于提出问题,作品带有怀疑精神。

  当代艺术“第二代”渐成气候

  致力于发掘和培养新艺术家的偏锋新艺术空间负责人王新友认为,新生代艺术家是中国当代艺术形成市场以来的“第二代”艺术家群体。第一代是以方力钧等为代表五六十年代的艺术家群体。他们是由西方资金支持并得到西方美学体系认同的艺术家群体。现在的年轻艺术家是由中国的美学选择和资金支持的新艺术群体,正切合了人们所说,当代艺术的话语权已逐渐回到我们自己手中。站台中国当代艺术机构一直发现并推介中国的年轻艺术家,其负责人陈海涛一针见血地指出:“年轻的艺术”不仅代表年龄,更意味着新的创造力。而这种新的创造力扎根于中国本土,得到各方面关爱,并小心培育着。

  新时代画廊从2003年开始关注中国新生代艺术家。结合欧洲艺术市场和二战后美洲艺术市场的百年成长经验,负责人张银锵确信亚洲当代艺术市场的发展有迹可循。南画廊2001年左右开始关注年轻艺术家,2003年和李继开、王亚彬等签约,表示当初考虑到投资和市场回报做了相应市场调查和判断,但价位飙升之快也是他们始料未及的。经理陈感言:“2006年到2008年可谓中国当代艺术20年不遇的黄金期”。前波画廊也从2005年开始,选择有潜力的年轻艺术家如迟鹏(2005年)、邬建安(2006年),近两年与郭鸿蔚、叶楠、苑瑗等合作并举办个展。

  低价位抵御市场冲击

  金融危机时期艺术品的下滑让人们更冷静地对待新生代艺术家。从张银锵针对新生代艺术家的整体统计调查中发现:2007年至2010年,艺术家作品市场稳定成长,期间都有5至10倍不等的涨幅。以70年代出生的艺术家群体为例,研究全球艺术市场趋势脉动的新时代画廊认为,李松松、管勇、李晖、韦嘉、仇晓飞等作为这个群体一线艺术家已清晰可见。经纪人伍劲也谈到,60年代出生的艺术家作品价格在金融风暴时跌到高峰期的两成,而新生代艺术家作品的价位下降幅度有限。

青年艺术家的路会越来越宽广,任何阶段都需要代表性艺术家。中国已经是世界艺术品交易的三大中心之一,充分证明了我们的购买实力。王新友认为,年轻艺术家作品价位不高,经济的起伏对其影响不大。

  作品与市场密切接轨

  支持艺术市场的是中产阶层可以欣赏和承受的艺术品,而年轻艺术家满足了他们的需求,势必受到更多关注。王新友精炼概括了近年新生代艺术家的市场趋势:2006年个别艺术家有上拍纪录,2007年出现一些高价,经过2008年的艺术市场低迷期,2009年至2010年市场又有所抬头。如熊宇、仇晓飞、韦嘉、陈可都拍出了艺术家阶段内单幅作品最高价,2008年才进入拍场的年轻艺术家如范明正、康海涛、宋琨、吴海洲等成绩也比较理想。2010年范明正、康海涛单幅作品分别超过60万和50万,创造了各自的成交纪录。

  长江后浪推前浪,陈海涛认为,目前新生代艺术家已成为国内外比较关注的群体,必定会产生有影响力的艺术家。现在国内的艺术平台和环境条件足以成为他们的战场,陈也表示年轻艺术家是按照西方的画廊制度进行运作,没有太多泡沫,作品与市场密切接轨,拍卖市场的畅通性也保障了市场与国际接轨。画廊机制和市场操作的规范性、国际化为艺术家的发展提供了前提,是有力的助推器。

  依据综合指数选择艺术家

  画廊对于艺术家的选择固然重要,但价值很难用量化的指标确定,陈提出选择艺术家要根据其综合指数判断。作品的原创性可以成为重要的考量标准。另外,还要考虑艺术家的基本功,包括绘画技巧以及对绘画语言的掌控能力。艺术家走向市场,成为拍卖榜明星的同时,潜在问题值得探讨。因其艺术风格和创作语言不够成熟,学术有待巩固,包括藏家基础的不稳定,如果急于求成将艺术家硬性推向市场,即是杀鸡取卵之举。接盘者目的不可控制,一旦进入商业操作层面,就是大浪淘沙的过程,不是艺术家或画廊可以掌控的局面。陈海涛也深谙于此,很注重艺术家的成长性保护。

  学术保证市场先锋性

  抛开投资的概念,也许从趣味和内心需要出发收获的“艺术”惊喜更多。“媒体和美术馆应该从学术性角度引导人们对艺术的关注,而非简单的依靠价格的噱头吸引大众,实际上这种引导是指向一种基于具有未来性价值观的投资,反而能获得真正的大回报。画廊扮演第一线开拓者角色,占据学术和投资风险的双前沿,之后批评会增加选择性,最后,成功者进入美术馆。今天的学术可能成为明天的市场热点,但是今天的市场热点未必是明天的学术。学术判断让艺术在市场领域永保前锋。”这番话出自民生现代美术馆馆长高级助理李峰之口。他预计,年轻艺术家会在15或20年后真正展现力量,走向更广阔的社会层面,那将是艺术家和收藏者共同的成功。

  20世纪以来,“拿来主义”流行,我们对传统、舶来思想没有进行足够的反思、审视和再认识。杭春晓说,可喜的是新生代艺术家从“质疑”入手,进而形成肯定和自身特点。从社会学的层面来看,年轻艺术家被认同也得福于此。当然,出生于七八十年代的两个群体的生活大环境和个人经历不同,反应的画面属性也各有差异。以卡通题材为例,李继开表达出一种沉重感,80年代的艺术家则相对轻松、自由。在提及艺术家的价值判断时,他坦言,未经时间检验和对艺术家作品的系统研究之前,不能贸然断定。谈到不同年代的艺术家群体时,他说表面看来五六十年代艺术家所处的社会、生活环境充满不安和动荡,新生代艺术家相对安逸,但前者的内心波动未必大于后者。看似平静的新生代艺术家其内心经历着认知方式的被构建和被瓦解,某种角度来说他们的波动更大,作品充满不确定感。如管勇以图像表现历史的矛盾和不确定;尹朝阳则表现出充满个人英雄主义幻想的焦虑;韦嘉的早期作品及康海涛对于“夜”的描绘都有着类似情绪上的不确定感;另外如李松松对于历史图像的改造显现出对于公共知识的不确定与怀疑;以及李晖对于物质性认识的质疑与重构等等,这些都是带有怀疑色彩并走向理性自觉地探索,艺术家创作的多样化是中国在某一时期呈现出的中国特征。与其说是艺术层面的意义和价值,不如说他们在社会学上更具有一定的价值和意义,这些艺术家和作品表现了在特殊文化进程中的一些特征。

  新生代艺术家以学术作为市场铺垫,道路开辟阶段已完成。年轻艺术家作品价格较低,不存在短期变现行为,其投机成分较少。李峰提倡关注优秀年轻艺术家,如尹朝阳、熊宇、康海涛、吴笛、王光乐等。以康海涛的作品为例,安静中夹杂着惊悚,美丽与悬疑同现。艺术家将中国画传统的积墨和泼墨法运用于绘画,中西结合,雅俗共赏,符合当代人的审美特征,表现了这个时代艺术的新面貌。

  渐进市场黄金期

  伍劲由今年春拍得出市场结论:新生代艺术家作品已然进入主流交易品种。目前,大约有10位70年代艺术家单件作品价格过百万,其中有5位包括仇晓飞、高瑀、贾蔼力等艺术家的百万纪录在今年春拍实现。

  当然,艺术家和市场的彼此认同都需要时间。张晓刚等艺术家被市场认识用了10年,说明市场的滞后性,它需要至少10年来检验艺术家艺术创作的可靠性。尹朝阳从2000年登上舞台到现在是10年,陈可等一批艺术家只有5年的市场经历,未来5年会是70年代艺术家的“市场黄金期”。60年代艺术家的黄金时代已经沉淀,经典作品再流通的几率很小,重返高点的难度较大。但市场需要新的方向和交易品种,新生代艺术家处于渐进性成长的状态,正好可以满足市场需求。伍劲预计,5年后市场上出现超过500万的70年代的艺术家作品也并不稀奇。

  二级市场精彩终会绽放

  拍卖场是艺术家精品的展示秀场之一,藏家以追星捧月的态势等待和追捧佳作,今年春拍书画市场的风头让当代艺术板块逊色不少。谈到时下的当代艺术行情现状,拍卖公司有自己的看法。

  提质减量 寻找新精品

  保利拍卖公司油画部主管贾伟:

  拍卖通常选择市场上被认可艺术家的经典作品,是交易和凸显价值的双平台。市场上被认可的当代艺术家如方力钧、张晓刚等拍卖价格始终坚挺。藏家始终在寻找优秀艺术家不同年代的精品,他们更注重艺术家的“深度”,而不是“量”。这种情况下,拍卖可以给年轻艺术家一个可能性平台,同时给藏家提供可能性机会。在快节奏、快消费的社会语境下,年轻艺术家已迈开脚步有了新的突破。

  作为二级市场的拍卖公司,要保证品牌的话语权首先要考虑收藏群体的兴趣,再结合活跃艺术家选择上拍作品。保利的2010年秋拍将更注重“提质减量”,体现拍卖公司的专业性和学术性。

  贾伟表示,市场始终在寻找全新模式的作品,期待新鲜血液的注入。年轻艺术家从一级市场到二级市场需要几年过程,要脚踏实地,不放弃对艺术的信仰,年轻艺术家的作品价格未来趋势向好。

  市场需求 低价位正是新藏家敲门砖

  苏富比拍卖中国东南亚区董事及当代亚洲艺术部主管林家如:

  2010年后的市场逐步回归理性。很多藏家把目标转向年轻艺术家。便宜的单价对新进收藏家无疑是很好的敲门砖,未来性和增值空间令人期待。谈到今年的秋拍,她明确表示对年轻艺术家板块持保守态度。她解释道,正在崛起的年轻艺术家还停留在画廊的培育阶段,创作风格处于摸索期,需要时间积累,暂不急于推荐年轻艺术家。二级市场的需求是新生代艺术家作品上拍的原因。拍卖公司会对市场的需求、艺术家的发展、画廊对艺术家的规划等综合因素做详细的分析和评估。由此看出,拍卖与画廊对待艺术家的做法和市场经营方向有所不同。但随着收藏家群体的年轻化,林家如表示,拍卖名单也会年轻化。
青年艺术家的路会越来越宽广,任何阶段都需要代表性艺术家。中国已经是世界艺术品交易的三大中心之一,充分证明了我们的购买实力。王新友认为,年轻艺术家作品价位不高,经济的起伏对其影响不大。

  作品与市场密切接轨

  支持艺术市场的是中产阶层可以欣赏和承受的艺术品,而年轻艺术家满足了他们的需求,势必受到更多关注。王新友精炼概括了近年新生代艺术家的市场趋势:2006年个别艺术家有上拍纪录,2007年出现一些高价,经过2008年的艺术市场低迷期,2009年至2010年市场又有所抬头。如熊宇、仇晓飞、韦嘉、陈可都拍出了艺术家阶段内单幅作品最高价,2008年才进入拍场的年轻艺术家如范明正、康海涛、宋琨、吴海洲等成绩也比较理想。2010年范明正、康海涛单幅作品分别超过60万和50万,创造了各自的成交纪录。

  长江后浪推前浪,陈海涛认为,目前新生代艺术家已成为国内外比较关注的群体,必定会产生有影响力的艺术家。现在国内的艺术平台和环境条件足以成为他们的战场,陈也表示年轻艺术家是按照西方的画廊制度进行运作,没有太多泡沫,作品与市场密切接轨,拍卖市场的畅通性也保障了市场与国际接轨。画廊机制和市场操作的规范性、国际化为艺术家的发展提供了前提,是有力的助推器。

  依据综合指数选择艺术家

  画廊对于艺术家的选择固然重要,但价值很难用量化的指标确定,陈提出选择艺术家要根据其综合指数判断。作品的原创性可以成为重要的考量标准。另外,还要考虑艺术家的基本功,包括绘画技巧以及对绘画语言的掌控能力。艺术家走向市场,成为拍卖榜明星的同时,潜在问题值得探讨。因其艺术风格和创作语言不够成熟,学术有待巩固,包括藏家基础的不稳定,如果急于求成将艺术家硬性推向市场,即是杀鸡取卵之举。接盘者目的不可控制,一旦进入商业操作层面,就是大浪淘沙的过程,不是艺术家或画廊可以掌控的局面。陈海涛也深谙于此,很注重艺术家的成长性保护。

  学术保证市场先锋性

  抛开投资的概念,也许从趣味和内心需要出发收获的“艺术”惊喜更多。“媒体和美术馆应该从学术性角度引导人们对艺术的关注,而非简单的依靠价格的噱头吸引大众,实际上这种引导是指向一种基于具有未来性价值观的投资,反而能获得真正的大回报。画廊扮演第一线开拓者角色,占据学术和投资风险的双前沿,之后批评会增加选择性,最后,成功者进入美术馆。今天的学术可能成为明天的市场热点,但是今天的市场热点未必是明天的学术。学术判断让艺术在市场领域永保前锋。”这番话出自民生现代美术馆馆长高级助理李峰之口。他预计,年轻艺术家会在15或20年后真正展现力量,走向更广阔的社会层面,那将是艺术家和收藏者共同的成功。

  20世纪以来,“拿来主义”流行,我们对传统、舶来思想没有进行足够的反思、审视和再认识。杭春晓说,可喜的是新生代艺术家从“质疑”入手,进而形成肯定和自身特点。从社会学的层面来看,年轻艺术家被认同也得福于此。当然,出生于七八十年代的两个群体的生活大环境和个人经历不同,反应的画面属性也各有差异。以卡通题材为例,李继开表达出一种沉重感,80年代的艺术家则相对轻松、自由。在提及艺术家的价值判断时,他坦言,未经时间检验和对艺术家作品的系统研究之前,不能贸然断定。谈到不同年代的艺术家群体时,他说表面看来五六十年代艺术家所处的社会、生活环境充满不安和动荡,新生代艺术家相对安逸,但前者的内心波动未必大于后者。看似平静的新生代艺术家其内心经历着认知方式的被构建和被瓦解,某种角度来说他们的波动更大,作品充满不确定感。如管勇以图像表现历史的矛盾和不确定;尹朝阳则表现出充满个人英雄主义幻想的焦虑;韦嘉的早期作品及康海涛对于“夜”的描绘都有着类似情绪上的不确定感;另外如李松松对于历史图像的改造显现出对于公共知识的不确定与怀疑;以及李晖对于物质性认识的质疑与重构等等,这些都是带有怀疑色彩并走向理性自觉地探索,艺术家创作的多样化是中国在某一时期呈现出的中国特征。与其说是艺术层面的意义和价值,不如说他们在社会学上更具有一定的价值和意义,这些艺术家和作品表现了在特殊文化进程中的一些特征。

  新生代艺术家以学术作为市场铺垫,道路开辟阶段已完成。年轻艺术家作品价格较低,不存在短期变现行为,其投机成分较少。李峰提倡关注优秀年轻艺术家,如尹朝阳、熊宇、康海涛、吴笛、王光乐等。以康海涛的作品为例,安静中夹杂着惊悚,美丽与悬疑同现。艺术家将中国画传统的积墨和泼墨法运用于绘画,中西结合,雅俗共赏,符合当代人的审美特征,表现了这个时代艺术的新面貌。

  渐进市场黄金期

  伍劲由今年春拍得出市场结论:新生代艺术家作品已然进入主流交易品种。目前,大约有10位70年代艺术家单件作品价格过百万,其中有5位包括仇晓飞、高瑀、贾蔼力等艺术家的百万纪录在今年春拍实现。

  当然,艺术家和市场的彼此认同都需要时间。张晓刚等艺术家被市场认识用了10年,说明市场的滞后性,它需要至少10年来检验艺术家艺术创作的可靠性。尹朝阳从2000年登上舞台到现在是10年,陈可等一批艺术家只有5年的市场经历,未来5年会是70年代艺术家的“市场黄金期”。60年代艺术家的黄金时代已经沉淀,经典作品再流通的几率很小,重返高点的难度较大。但市场需要新的方向和交易品种,新生代艺术家处于渐进性成长的状态,正好可以满足市场需求。伍劲预计,5年后市场上出现超过500万的70年代的艺术家作品也并不稀奇。

  二级市场精彩终会绽放

  拍卖场是艺术家精品的展示秀场之一,藏家以追星捧月的态势等待和追捧佳作,今年春拍书画市场的风头让当代艺术板块逊色不少。谈到时下的当代艺术行情现状,拍卖公司有自己的看法。

  提质减量 寻找新精品

  保利拍卖公司油画部主管贾伟:

  拍卖通常选择市场上被认可艺术家的经典作品,是交易和凸显价值的双平台。市场上被认可的当代艺术家如方力钧、张晓刚等拍卖价格始终坚挺。藏家始终在寻找优秀艺术家不同年代的精品,他们更注重艺术家的“深度”,而不是“量”。这种情况下,拍卖可以给年轻艺术家一个可能性平台,同时给藏家提供可能性机会。在快节奏、快消费的社会语境下,年轻艺术家已迈开脚步有了新的突破。

  作为二级市场的拍卖公司,要保证品牌的话语权首先要考虑收藏群体的兴趣,再结合活跃艺术家选择上拍作品。保利的2010年秋拍将更注重“提质减量”,体现拍卖公司的专业性和学术性。

  贾伟表示,市场始终在寻找全新模式的作品,期待新鲜血液的注入。年轻艺术家从一级市场到二级市场需要几年过程,要脚踏实地,不放弃对艺术的信仰,年轻艺术家的作品价格未来趋势向好。

  市场需求 低价位正是新藏家敲门砖

  苏富比拍卖中国东南亚区董事及当代亚洲艺术部主管林家如:

  2010年后的市场逐步回归理性。很多藏家把目标转向年轻艺术家。便宜的单价对新进收藏家无疑是很好的敲门砖,未来性和增值空间令人期待。谈到今年的秋拍,她明确表示对年轻艺术家板块持保守态度。她解释道,正在崛起的年轻艺术家还停留在画廊的培育阶段,创作风格处于摸索期,需要时间积累,暂不急于推荐年轻艺术家。二级市场的需求是新生代艺术家作品上拍的原因。拍卖公司会对市场的需求、艺术家的发展、画廊对艺术家的规划等综合因素做详细的分析和评估。由此看出,拍卖与画廊对待艺术家的做法和市场经营方向有所不同。但随着收藏家群体的年轻化,林家如表示,拍卖名单也会年轻化。

(责任编辑:admin)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