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美术网 - 大连最专业的美术信息门户!

【大连美术网】--大连最专业的美术信息门户,学人教育旗下美术教育信息交流平台!--www.meishu.me

当前位置: 主页 > 美术资讯 > 美术 >

裸体的古今文化:沐浴的历史

时间:2014-07-07 18:50来源: 作者: 点击:

       从人类诞生之初,就有在江河湖海中游泳和沐浴的天性和本能。沐浴原本是一种清洁身体的行为,对于身心而言,人泡在水中确实是一种最好的平和状态。西方人的洗浴文化在过去的几千年里经历了反复的演变。在人的想象中,“理智属于坚实的土地,它总是执拗地推挡着水,只给水留下岸边的沙地。而非理性则自古以来就属于水, 它总想漫过岸边”。沐浴作为一种在水中的文化,也始终游走于理性和非理性之间。

        自公元前8世纪,希腊人开始记载他们的洗浴文化。面向地中海的炎热天气,沐浴在古希腊人的生活中是一件美妙之事。希腊人发明了引水技术并将山泉引入城邦。公共浴场成为时尚,迄今所知的最古老的浴盆就是在公元前1700年克里特女王克诺索斯(KnossoS)的寝宫里发现的。

        希腊时期男女同浴还未成风。但若来了客人,洗浴是一种礼仪,沐浴时需有未婚女子伺候,在客人身上浇泼温水。不论男女,希腊人沐浴时都喜欢用一种刮肤器,刮去身上的污秽和死皮,然后用橄榄油来清洁身体。

        公元三世纪,罗马引水的渡槽非常成功,并在全欧洲各地推广。这些雄伟渡槽的残存,在今天欧洲的路旁仍然可见。庞大的引水工程,将水送到了成千的公共浴池和千家万户。古罗马的豪华浴场是罗马城市的代表性建筑。浴池的建筑群包含有健身房、会议演讲厅, 艺术画廊,图书馆,和宗教的冥想室,还有治疗美容,以及无数“私人”经营的小商业。浴池高畅明亮,其华丽的装饰与多样化的用途融合得完美无缺。有的可容纳多达 6000位浴客。公元4世纪的罗马城内拥有浴场400 座。社会精英带着他们的仆人,食物和按摩师,人声鼎沸,热闹无比。公共浴场也是公共会议场所。人们喜欢在装饰豪华的浴池中洽谈业务和吃喝闲聊。那些受伤的,或身心疲倦的士兵在重返社会之前也经常逗留在浴场。浴室有很好的治疗师,能关照他们的伤口和健康。有时会有多达7个治疗师共同会诊一个浴客。他们每个都有特定领域的专门知识,如草药,精油,拔火罐和按摩。


        在罗马,男男女女的同浴由社会上层扩大到了整个社会。可以想象王公贵族在豪华的浴室里与他们的宠妇和侍女们同浴的情景,如奥维德(Ovid)在《爱的艺术》里的描述:“虽然姑娘的监护人能在浴场外看住姑娘的衣服,但是能防得住她们与情侣在里面偷情吗?”男女同浴之风的大盛也与当时罗马妇女的解放有关。主宰家庭的父权随着第二次布匿战争的结束而破裂,使得罗马妇女获得了包括进出浴场的自由。

        中世纪初中期的沐浴,是一场全民参与的游乐。对于下层平民,沐浴的乐趣莫过于在河流里的游泳和做礼拜的沐浴。那时的受洗无论男女都是坦然的裸身,所以年轻的神父常有面对不着寸缕的美女,尴尬而跑的诙谐记载。

        对于骑士阶层,沐浴是相伴一生的事,授予骑士称号的仪式要先沐浴,意味着必须清除污垢使自己灵魂无暇。甚至在骑士追求贵妇的传奇中,也是以澡盆子发誓 :“剑刃未饮仇人之血,有何颜面沐浴洁身。”骑士归来要洗去征尘。女主人准备的沐浴热水和侍浴的侍女比精美的食物更加重要。不少地区还有女主人亲自陪同客人沐浴的风俗。

        对于大贵族阶层,沐浴更是财富权势的象征。是宴请嘉宾的重要礼仪。1467年勃艮第公爵(Burgundy)在款待萨瓦王后夏洛特(QueenCharlotte)时,让她们享受了四次美好而奢华的沐浴,清洗不同身体部位的各种沐浴液就有数十种。还有五道佳希供她们沐浴时享用。男人甚至把浴室当作客厅接见客人。玛丽-安杜瓦耐特王后的导师维尔蒙神父就是在洗澡时接见大臣和主教的。王后的贴身女佣康邦夫人很讨厌这个暴发户,因为他把“高层人物当作与自己平等的人物对待”。而“杰出的爱弥儿”夏特莱夫人(Émilie duChâtelet )在男仆面前脱衣服没有丝毫不好意思的感觉,她的男性仆人隆尚说:“漂亮的夏特莱夫人让我给浴盆里加些热水,盆里的水清彻透明,夫人她一丝不挂,把腿分开,以免倒水时烫着她”。

 

        古典主义盛行时期,要想在油画中展现淑女裸露的身体,让亲朋好友进入主人正在洗浴的房间是屡见不鲜的借口。十六世纪的绘画中经常看到的贵妇人沐浴场景,都是借洗浴展示裸体。为了不过分的暴露身体,画家往往让水变成“牛奶浴”,或加上些玫瑰花瓣。因为直到十八世纪,女人在洗浴时见客并不失礼。德.日尼夫人在罗马召见伯尔尼主教时,她的一只脚已经迈进了澡盆。在德.日尼的城堡中有可供四人入浴的大浴盆,德.日尼人就是这个浴盆中加上牛奶和玫瑰花瓣与她的小姑子共同入浴的。


 

        埃德加·德加(Edgar Degas 1834-)是浴女作品最多的画家之一。德加的色粉画充分发挥了他的素描功底,同时取得了丰富的设色效果。《盆浴》就是一幅光与形的色粉画杰作。十多年以后,德加的另一幅《出浴》,色彩更为丰富深厚,既创造了他所特有的形体,又利用彩点克服了形体的孤立。而油画《浴后》则戏剧性的强使裸体达到一种难以达到的平衡,表现了他的自由创作精神。

 

        13世纪的欧洲城镇公共浴室林立是最繁荣的行当。洗浴设施通常包括公共浴池、干和湿的蒸汽浴室,还有单坐或双坐的木桶,人们可以坐在木桶中享受美食和美酒。

        数百年间无论是乡下的简陋浴室,还是在神圣的教堂浴池都是男女混浴。尽管人们视其为自然行为,但男女混浴的“游乐”效果在城市的公共浴室中越演越烈,以致15世纪的公共浴室已经有了情欲色彩。很多贵族公子的浪漫猎艳之旅也是在各个城市之间的沐浴之旅。

        罗马天主教会大肆搜刮民财,很容易的拥有巨大的权势和财富。脱离了劳动的生活自然的会导致不那么高尚。教士和修女的独身并不要求守身如玉,一旦体会到其中的乐趣就会滋生更大的欲望。中世纪后期,随着罗马天主教会的世俗化,僧侣和修女成了公共浴池的常客。教皇养了很多情妇。允许下层教士淫乱,是为了从中捞取教士买赎罪券的钱。教皇和红衣主教为白己修建了极其奢华的浴室,最有名的就是梵蒂冈比比耶纳红衣主教(Bibiyena Cardinal)的那间装有拉斐尔壁画的浴池。 


        “性”在十六世纪宗教改革之前尚未被视为禁忌。由民间集体同房或同床裸睡的习惯可知当时社会对裸体的概念。浴池生活的风俗使姑娘们不觉得裸体有什么可耻:“为了避免衣物的丢失,城市居民在赴公共澡堂前通常在家即脱光衣服,尔后一家大小赤裸地沿街走向澡堂。”

       新兴市民阶级财富的增加,家庭浴室也越来越多成了娱乐场所。主人同朋友们群浴,妻子常常成为主角。男女同浴的形式反映在婚浴中。作为整个婚礼庆典的高潮,新人在宾客的簇拥下去浴池,与新人一起裸体洗浴的还有陪同的男宾和女宾。其过程十分的乖张大胆。

        在文艺复兴时代,洗浴成了当时的一种社交形式和极致娱乐。一幅1470年的手抄本装饰画,描绘了当时法国公共的浴室一景:浴女们在浴盆里洗澡,走廊上有乐手弹琴,主教站在门口收钱,而国王则在窗口窥视。在走廊一侧的房间里,浴客搂着浴女。


中世纪公共浴室一景

           公共浴池和妓院的合二为一成为普遍现象,男浴工只围一领小小的围裙为女浴客服务。而女浴工往往是妓女。浴女地位低下,一位巴伐利亚的贵族得知他儿子偷偷娶了一位浴室女仆时,马上命人逮捕了她,并在1435年把她当作女巫沉入了多瑙河。这些出卖身体的女人也成为权力交换的抵押品:“就算是崇高的教士也无法在中世纪末期放弃享受这种充满女性温柔的浴室服务。在1417年康斯坦茨的宗教会议**有1400位美人作为尊贵的客人服务,其中有700位是浴女。”

        1390-1400年间的一幅装饰画《旺泽的圣经》,说的是波希米亚国王旺泽四世被关押时,是浴女苏珊娜帮助他逃脱,他们赤裸着坐船脱险。国王在重获自由后娶了这个女仆,并在1405年使声名狼藉的浴池获得和其它行会同等的地位。


        洗浴和浴池的繁荣,自十六世纪的基督教宗教改革,终于走向了式微。越来越多的新教人士直言不讳的批评人们花太多时间在各种浴池,而不是在教堂。威廉·莱基(WilhelmLeckie)的《欧洲道德史》说:“肉体的清洁是对灵魂的裹读。最受人崇拜的圣人是那些衣服结成巴块的秽身。”因为肉身的洗浴会引起性的冲动,基督教牧师们率先禁绝洗浴。“蔑视人体本身就是敬神的行为”。虔诚的修道士要避免与水的任何接触以表现他对欲望的坚拒。为了吓跑一位爱上他的狂热女子,教士不惜自暴其丑,展示满是虱子的身体。雷格那尔德主教也为他的身体没有接触过水而感到骄傲。令人敬仰的奥古斯丁努斯发布紧急法令,只允许每月一次的洗浴。而神圣的希尔尼姆斯彻底劝阻大家沐浴。他尤其迫切地警示处女们不要与水接触:“她们会因此注意到自己裸露的身体并对她们的灵魂产生危害”。修道院则通过制度来贯彻,许多修道院允许修士们一年洗两次澡,著名的克兰尼修道院规定:“整个修道院只能有三条毛巾”。

        基督教徒个个都非常的肮脏,因为清洁身体的过程过于性感,污垢成了一个人精神纯洁的象征。“拒绝洗澡,证明了一个人的超越,不自私 或自我吸收的能力”。

        基督教的理念影响到俗界的生活。随着时间的推移,人们的廉耻观也渐渐发生了转变,男女分浴的原则在缓慢确立。至16世纪,城镇公共浴室已经无法再接受男女混浴。各种禁令纷至沓来,公共浴室因此而式微。从事洗浴的人被社会鄙视。路德说:“其他社会阶层的人士,如果不想危及自己的名声,都不可与浴室经营者的女儿结婚”。

        自16世纪末,并在以后的两个世纪,沐浴失去了它的地位。直至整个19世纪,西方人不知道身体的清洁。没有穿衣的身体是有罪的,“对身体的关注总是隐含着欲望”。市民也开始述说洗浴的罪过。并阻止女人脱衣洗澡。私下的海绵或“水花” 洗成为习惯。对圣洁的伊丽莎白来说,洗浴意味着把脚润湿就为止了,即便如此,还得有人尽力地说服她。如果女人终于获得一次洗澡的机会,必须穿上长及脚踝的浴装,外加一顶帽子以掩饰体形并保持体面。她们一出水面,侍者们就会给她们套上长袍。直到19世纪还有人在用这种浴装。 19世纪女性的泳衣更长度及膝,里面还有裤子和丝袜,其湿重可达30磅。

(责任编辑:admin)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