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美术网 - 大连最专业的美术信息门户!

【大连美术网】--大连最专业的美术信息门户,学人教育旗下美术教育信息交流平台!--www.meishu.me

当前位置: 主页 > 美术资讯 > 美术 >

喻红:一时失误爱上刘小东

时间:2014-07-07 18:50来源: 作者: 点击:

艺术家喻红

今晚,湖南卫视《艺术玩家》即将播出喻红专场,以下为现场谈话文字片段:

 主持人:李斯羽 湖南卫视艺术玩家主持人

嘉宾 :喻红 艺术家

郭晓彦 民生美术馆首席执行官

张元 电影导演

尚辉 《美术》执行主编

主持人:欢迎喻红老师,欢迎。欢迎,喻红老师请坐。我觉得刚才喻红老师真的一出场,我心理就真的是在暗暗的赞叹,因为喻红老师您真的太美了,一下子我相信就算不熟悉您的人也明白为什么我们的大导演要找您做这个题材来拍电影了,而且我觉得好像喻红老师您的这个发型一直都没变过,自己一直是在坚持这个发型,是有什么特别原因吗?

喻红:其实也变过好多次,但是这个发型时间最长。

主持人:就比如在大家心目当中的印象都是这样的,有什么特别的原因吗?

喻红:因为怕掉头发。

主持人:啊?

喻红:因为以前留过很长的头发,然后老掉头发心理比较恐慌,干脆剪短了吧。

主持人:这个发型还可以预防脱发,不过真的是,张导我想问问您,当时怎么会想到要以喻红老师为这样一个主角来拍这个电影 。

张元:因为我们那时候是在电影学院上学,那个时候是,我是八五年入学的,刘小东和喻红他们是比我们早一届,那时候呢,我在拍我们的毕业作业,在拍毕业作业的时候,因为和喻红啊,刘小东特别熟,刘小东当时在发一张《写神》,因为《写神》是两个女孩站在那个地方,其中呢有一个喻红站在那个地方,当时呢我们想拍一个一张画从开始到结束这样一个过程,因为那个时候我是在电影学院摄影系,王小帅呢他是导演系,那次我们俩就换了一个角色,我就让王小帅来展题,然后呢,我来自己来做。

喻红自画像

 

主持人:做导演。

张元:整个设计,我记得印象当中好像只拍了两天,最惊险的一个镜头就是她从很高的楼,就是美院最高的那个楼,从那个楼的窗户一下跨到阳台上去。 

主持人:您还有特技呢这个电影里面,用替身了吗?

张元:不用替身,因为那时候大家也都经常从那儿跨过去,最后一场戏是在外边夕阳西下,刘小东在那个地方跳舞,最后喻红和刘小东一起跳舞那种场面,当时那个片子叫《白线》,我印象中那个片子很好看,可是现在找不到了那个片子。

主持人:我特别希望有机会能够跟我们的观众,能够一起来分享一下这个《白线》。

张元:因为那是一个十分钟的片子,是用三十五毫米拍的,在我的印象里面那个片子很美 。

主持人:也算是自己的得意之作了。

张元:对。

主持人:那我觉得您作为得意之作,首先您选择了一位又有才华、又美丽的女主角,对不对?那我听说呢,喻红老师在中央美院附中读书的时候,就已经是校花级的大名人了,肯定身边也有很多的男生追求,后来为什么选择了一个叫做刘小东的男士呢?

喻红:主要因为是失误造成的,因为那时候见识太少,没见过几个男生,因为美院附中是一个很封闭的小院,大概前后有三届学生,然后就是在里面读书,顶多出去去美术馆看看展览,没见过太多,不像现在女孩能见过很多优秀男士。

主持人:所以喻红老师把自己特别美满的婚姻归结为没见过世面,那我们特别想听听是这样吗,几位老师都跟喻红老师很熟,觉得她跟刘小东老师为什么这段校园恋最后能修出这么美丽的正果呢?尚辉老师。

尚辉:好像我觉得不像她说的这么简单。

主持人:不像这么简单,有复杂的故事。

尚辉:有个性啊,比如说互相心心相惜啊,郎才女貌啊,我觉得有很多种因素让他们走在一起,在今天的美术界像他们俩这么辉煌的夫妇可能非常少。

主持人:天作之合。

尚辉:对。

主持人:张导您觉得呢? 

张元:我觉得他们,当然毫无疑问是。

主持人:跟您拍的《白线》有关系吗? 

张元:没有,因为那个时候他们已经很长时间在一起,那么,我觉得到现在他们俩还能一起喝一瓶红酒,在一块看星空这种,他们是特别合适的一对。

尚辉:还有一个人,不是两个人了,应该三个人了。

张元:当然红儿不可以和他们一起喝红酒也是,现在还没到时候。
主持人:所以,其实两个人的恋情一直都是特别浪漫。 

张元:浪漫,美好。

主持人:特别让人羡慕,晓彦老师您跟喻红老师认识多久了?

郭晓彦:认识几年了吧。

喻红:好几年了。

主持人:您心目中,他们两个人是一个什么形象?

郭晓彦:我自己觉得小东呢,好像非常珍惜这个感情,有次讲过他怎么去跟喻红,他说他经常在校园里练武术。

主持人:小东老师会武术 。

郭晓彦:是的,在女生宿舍的楼下去表演,其实是想让喻红看的。

尚辉:不是给所有人看。

郭晓彦:喻红看到了吗,他说他也不知道。

喻红:沙袋什么的。

郭晓彦:你看到过吗?

喻红:我看到过。

主持人:突然间啊,我想到一句话,画家会武术谁也挡不住,原来原题不是画家,但是我听说在中央美院的时候其实知名度上来讲,喻红老师是胜过小东老师的,您自己知道吗? 

喻红:还好吧,上学画的第一张作业《大卫》好多人都知道。

主持人:那几位老师呢?您觉得呢?

尚辉:这肯定很正常,你看像喻红这样,这么修长的身材,这么漂亮的脸形。

主持人:还那么有才华。

尚辉:然后这么有才,在美院是很少的,那可能是好多届才能出现一个人,小东我想男性当然也很接触,但是相对来说数量肯定多一些,所以你看这是女中。

主持人:女中豪杰。

尚辉:是。

主持人:那其实刚才喻红老师自己也说到了,就是关于素描《大卫》,其实现在就在喻红老师的身后,可能据说是所有学过基础美术的人都会了解这幅作品,是因为上了封面,对不对?上了教材的封面。

喻红:对,当时应该是美协还是哪儿出的一本画册,我这份作品上了封面,大家就知道了。

主持人:而且这幅素描大家可能不知道,它是被评为中央美院有史以来最好的一幅《大卫像》,当时得到这样的评论,自己心理什么感觉?

喻红:当时没什么感觉,就是觉得平时画的一个习作,没有什么感觉,后来才有人这样评价,我觉得有这评价主要是因为现在人不那么画,不那么死磕一个事,现在的各种想法很多,各种诱惑也很多,真正坐那儿画的人不太多。

主持人:这幅画大概花了多久时间?

喻红:画了一个多月吧。

主持人:其实也用了很多的心思,对不对?

喻红:对。 

主持人:我想听听几位老师的意见,您觉得为什么这幅画它能够被评为中央美院最好的一个《大卫像》,它好在哪里呢?尚辉老师。

尚辉:这张画前不久我还看到它的原作,因为是中央美院有一个素描展览,在中央美院美术馆和上海两个地方都展览过,我站在这幅作品的原作的时候我还仔仔细细看了一下,首先我觉得她选择的这个角度,和我们所看到的很多的大卫的正常的角度不太一样,我看到大卫角度应该是四分之三,在那个角度上往这边看,应该是平视,那么现在喻红画的这个呢,等于是往大卫的下侧,还有点仰视。

主持人:仰视。

尚辉:实际等于把大卫的这种头的这种发型和他的眼神的那种气势,我觉得这个角度可能是很少有人去表现过的,那么从这个素描的技巧上来看呢,她当时是在八十年代,八十年代实际上是我们从苏联契斯恰科夫素描到结构素描一个转换的过程中,实际上我觉得这件作品它不完全是原来的苏派素描,而是和苏派做结构素描有一个转换过程,所以,当时在学生时期有这么年轻,她感悟又非常好,我觉得正是这一张素描可以看出喻红的造型能力和她以后艺术发展的轨迹,所以我觉得她有这么一个闪光点,就是她本人来说也是非常了不起的,那么,我们一般人可能更达不到。 

主持人:其实也是一种不走寻常路,选取了一个大家平时都很少去揉力的一个角度。张导您也是经常跟画面打交道的,您觉得这幅素描带给您的感受是什么呢?

张元:我觉得刚才尚辉老师谈的特别好,无论是角度还是整体,还是把大卫本身的力量表现得非常好,我觉得这张素描的确是画的很好。

主持人:我想问问喻红老师这幅素描在您的心目当中,算是最得意的一个吗?

喻红:应该算是,因为我觉得在刚才尚老师说的,它这一套跟以前的角度不一样,因为以前学素描讲究的是空间、体量,但这块把背景去掉了,更强调线感,轮廓线的节奏感,所以有一点点不同。

主持人:当时画这个的时候,才十八岁是吗? 

喻红:嗯,对。 

主持人:有没有那种年少成伦的压力? 

喻红:没有,因为这个后来出来以后,这画已经画了很久了以后才出来,大概一年以后。

主持人:那也很年轻啊,19岁。 

尚辉:应该是二年级吧? 

喻红:这画是一年级,一年级第一张作品。 

尚辉:所以你说怎么会没有人追求她,那肯定是,你想想在二年级的时候,一幅素描就作为教材,作为一个典范让很多人去学习,这绝对是。

主持人:不可多得。 

尚辉:对,不可多得。 

主持人:那当时知道这个上了教材封面是什么时候?也是二年级的时候。

喻红:对,当时就给了我一本书。 

主持人:当时有同学肯定特别羡慕吧。

喻红:我现在记不清了这个事,当时就是拿回家给我父母看完特高兴,这个印象比较深。

主持人:所以,其实那个时候也开始觉得,唉,我好像自己绘画的天赋得到了更进一步的认可,但是你没有特别开心,或者特别自豪的那种感觉。

喻红:对,会有,因为我在上美院附中的时候,我之前先读了四年的大学,美院附中我比同龄小,小个三四岁左右,比同龄人要小一点,我上学早,所以,其实我在上美院附中的时候画的并不好,老觉得自己好像已经画的很好,但是跟别人放在一起一下就差一大截,我觉得就从画这个画突然开窍了,到一个年龄、一定的理解力以后才能够。

主持人:其实也是等于给自己一个特别大的努力和信心,对不对?

喻红:对,是。

主持人:刚才喻老师您说到一个好像所谓“画的好”,画的不好,其实我之前在查阅资料的时候,也看到了很多的一个说法,就是说喻红老师,圈里人都说她“画的好”,那我觉得作为一个外行人,其实大家,我们的观众也特别想了解一下,到底所谓这个“画的好”,它的标准是什么呢?尚辉老师您先说说。

尚辉:这个标准啊,实际上这个好是很难说的。

主持人:一个特别感性的东西,对不对?

尚辉:各个时期对美术作品的评价,这个好是不同的,我们就喻红老师说这个好呢,首先是作为她这一个年代的人来说,应该是这个年代画家中是非常突出的,那么,这个好就是说,比如说像素描、像油画要求对她的造型能力比较强,除了造型能力比较强之外,也能表达艺术家的主观感受,能够把感受和你的这种技术,你的思想和你的技巧完美的结合在一起,这个就是好,这个好是一般人很难达到的。

主持人:喻红老师你自己怎么来定义这个“画的好”和“画的不好”,因为刚才你突恩然说到,就是之前跟同学去比自己的这个作品老觉得画的不够好,从这个作品开始,觉得自己开窍吗?你心目当中“画的好”的标准是什么呢?

喻红:在以前就是美院附中的时候,基本教学要求就是讲空间、讲结构、体积,黑白灰这些,把这个造型变成很多的规则去实践,画的时候经常忘了你画的是什么,就会想空间、比例、结构,我觉得从这张画,《大卫》这幅我就感觉我画的是什么东西,《大卫》本身是一个杰作,作品本身就是一个杰作,感受到它能够用手或者用心能摸到他那个型,以前是不知道,以前就知道黑白灰,全是技术,其实你画的什么不知道。

主持人:从技术开始到心了,所以那个对你来说是“画的好”的标准。

喻红:对。

主持人:那我知道张导演您也是跟喻老师是校友,您是不是画的不好,后来去当导演呢?

张元:我是电影学院的,那么,当然我也是从小就喜欢画画,可是最后觉得还是做电影导演对我来说更适合,肯定是画的不如喻红的好。

主持人:其实我觉得如果是单纯从技巧上来讲的话,可能也许只是技巧的方面很多人都可以做到“画的好”,但是,从我看到的这些评论来讲,我觉得其实很多人所说的这个“画的好”并不单单指的是喻红老师的绘画的技巧,当然技巧很重要,那您觉得在自己的作品当中你最重视的是哪个部分。

喻红:比如说画《大卫》这个肯定注重艺术品本身的一种美感,其实全中国所有学艺术的都在画,每一个人都在画,但是要把他们放在一起的话,你会觉得每个人画都特别像他自己,每个人他审美啊有一个密码,或者是符号,无论画什么,包括作家写东西,写完了以后都有一个密码是跟他自己特别切合的,所以,好多人觉得画完了最终不太像大卫,所有东西都对了,但是它不是大卫的这个美感,这张画我现在也是前几个月展览,我曾经去看,我也很多年没看这个画,一看我觉得其实是找到了本身这个作品的美感的东西。

主持人:然后里面还有自己的。

喻红:对。

张元:有点像喻红。

主持人:有点像。

郭晓彦:她可能还是长得很气质的。

张元:最主要这张我觉得力量很强,还是她背景是完全一点没有处理,所以就反而显得更简单,有的时候简单就是更有力量。

 主持人:简单是那种最强烈的视觉冲击。

尚辉:对,这张画构图特别饱满,边角几乎就全部切掉了……

(责任编辑:admin)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