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美术网 - 大连最专业的美术信息门户!

【大连美术网】--大连最专业的美术信息门户,学人教育旗下美术教育信息交流平台!--www.meishu.me

当前位置: 主页 > 美术资讯 > 美术 >

方力钧自传节选:凡·高的表达很低级

时间:2014-07-07 18:50来源: 作者: 点击:


  

  文章摘自:方力钧著 《像野狗一样生存》 文化艺术出版社 2010年6月 出版

  创作有时需要外界给你一个刺激,你有一个什么感觉出来,然后你还需要一个东西,让你能沉下来,能静下来,坐在这儿。

  我画画的周期很长,有时候一年画一幅,有时候三四年才完成一幅。在这么长的时间里,对人、对社会、对生活中发生的事会有很多很多的感受。我的工作方法是,如果我有一个特别好的想法,我会把它很简单地写在纸上。不画草图,从来不,只是在纸上写几个字。然后我就想关于这些作品的事情。如果我下一次再拿出这个纸条看的时候,还很激动。那么我还把它停下来,不做这个作品,放起来,过一段时间再考虑还有什么可能性。然后再拿出纸条看,如果还激动,还不做。过一年如果对这个主意还激动,仍然不动;如果过了三年,不激动了,但仍然觉得是个好主意,这时才动笔画。我的设想是,第一,画面要漂亮,要好看,但后面的内容才是重要的。一件小玩意可以用激情和机智,而一件大作品却要等到激情完全冷却了,才能进入工作状态,要滞后一些。

  我发现人的想象力是非常丰富的。我不愿意让这个作品只限定在这五分钟和十分钟的状态里面,做一个有激情的艺术家有点接近动物。我们的文化、生活中的养分太多了,有那么好的理由,不去分析它、不去讨论它,而去做一些接近动物的作品,像动物似的——“我要发情了”:汪汪汪;“我现在害怕了”:哆哆哆。这太可惜了。对于我来说,心里不忍。我觉得人的优越和自豪超出了动物简单的生理状态。我希望自己把思考的时间拉长,然后把我的感情的复杂性和感觉全部都注入到绘画里面去,使绘画的容量看起来更大,空间更大,这是我对绘画的一种理想的状态。我倒觉得这样的画承载的东西可以非常多。

  我一向不相信灵感,我觉得灵感对人的智慧是一种侮辱。只是把一时的情绪宣泄在作品当中。我更希望用具备人类智慧的手段来表现作品,而不是依赖生理的反应。当然有些画家认为生命就是生理的,比如凡·高、高更。他可能就某一件事,或就他当时的心情,然后在很短的时间把他那一刻的心情给描摹出来。但是我不喜欢这一类艺术家。我想像人一样地工作,而不是凭借一种情绪。从这个意义上来讲,我是拒绝激情的。把时间、空间放大一些,持续地对于一种想法或者一种事情抱着信念去创作,这算不算是另一种激情?工作状态上我尽可能地保持着冷静的态度。一个人,或者艺术家,他最大的优越性在什么地方?作为人的艺术家,他最大的享受和优越性在哪里?作为人的优越性和狗不一样,狗发情的时候乱叫,而人发情的时候可能在跟对方谈文学、谈艺术。作为艺术家的优越性和人的优越性是一致的。我个人认为凡·高是比较接近动物的艺术家。他有激情,他靠自己的激情和身体来完成他的艺术。人们都觉得他伟大,但是没有人愿意把他当做自己或者把自己当做他。大家只愿意在读故事传奇的时候谈论他。人们都不愿意过他的生活。他的女朋友,满身长疮的妓女,他只想给她治好病,给自己生个孩子,而她病好了却把他的东西都偷走逃跑了。作为人,凡·高是失败的,人们看他更加像看动物,像凡·高那样的激情我是不耻的。虽然年轻时凡·高对我的思想影响极大,但我却不喜欢他的作品,我认为他那种本能的表达是低级的。我必须去掉激情才工作。

  因此我不喜欢进入疯狂状态,不愿意把自己放在赌桌上面。疯狂状态也可能有比较好的结果,但最好的结果也只能是锦上添花,不能把疯狂状态,或者把疯狂的时候能够碰到好运气作为核心。我在四十岁以前,一直以为我是很理性的,一直以为我的创作是以理性为主导的。但其实有点像剥洋葱,会一层层发现新的,当你以为你是理性的时候呢,里面的核心的判断都是出于感性的,或者是从原始出发的。等到你回到你认为你是足够原始的、足够冲动的,你发现你是被理性修改得面目全非的时候,你才做出这样的事情来。我想很难以理性或者是本能来做判断。

  在一件作品产生的长期过程中,感觉和想法总是在不断地变化。画也不可能是单一的情绪。情绪变化是没准的,我相信各种情绪能带到画里边去,这样会感觉厚一些。不像特别有激情的时候,时间短,感觉比较薄,比较顺,单独一种情绪,我不喜欢。作画的时候我既不是狂徒也不是圣徒,在画布前,我什么都想,包括金钱、女孩,想想自己有一天会多么伟大,多少人会在画前五内俱焚,自己现在站在画前多么傻,甚至也会出现某些污秽的联想,我不拒绝任何可能,是一种完全放松的自然的状态,我希望把所有可能的影响压缩在一个画面里,以致画面承受的东西足够大。而且我不可能下定决心说,现在我是失落的,然后画失落感的,每天都很失落似的,这不可能,装也装不成。如果你自信有能力做一个长期的工作,那只有平静地做才可能。这跟各行各业是一样的。我不会被自己的画作打动,只会为生活打动。

  我每天早晨八点钟肯定在那画画儿了,到十二点钟肯定下班了。我完全是按工人时间非常机械地画画,把平常所说的激情完全去掉。如果想做一个大的事情,一个大的作品的话,激情只能给你添麻烦,激情往往显得小气。我在平静状态下所做的作品,会显得更整体,不会被一些小的东西所局限。比如说这块颜色特别好,把它保存下来,从局部来讲你是保留了一些好东西,但是偶然的东西太多了以后,你自己感到没有什么,却不觉间离开了你的初衷。我是要把偶然性的东西全部去掉。

(责任编辑:admin)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