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美术网 - 大连最专业的美术信息门户!

【大连美术网】--大连最专业的美术信息门户,学人教育旗下美术教育信息交流平台!--www.meishu.me

当前位置: 主页 > 美术资讯 > 美术 >

卢浮宫朗斯馆:落幕的毕尔巴鄂效应

时间:2014-07-07 18:50来源: 作者: 点击:

        法国朗斯市,以两件事闻名:欧洲最大的矿渣堆和朗斯足球竞技俱乐部。但这两件事都没什么值得吹嘘的。朗斯竞技俱乐部2011年就被委托给了一个二手联盟,至于煤矿,在60年代的时候就已开采殆尽不再产煤了。不过这周,一个新开的艺术机构将会不仅仅改变朗斯,还有所有北部加莱海峡地区,那就是——卢浮宫朗斯博物馆。

        当然,这也是人们的一种希望。卢浮宫朗斯博物馆是最新的检验场,甚至可能是毕尔巴鄂效应的最后测试。毕尔巴鄂效应,当然说的是一个术语。指的是90年代初期毕尔巴鄂市花费近2亿美元引进索罗门R.古根海姆博物馆到西班牙巴斯克地区一场豪赌。不过这场赌博还是从文化上和经济上见到成效:弗兰克•盖里设计的古根海姆博物馆是20世纪的试金石,比起其他的文化机构,它的成功让开发者和领导者们相信,哪里有宏大的工程,经济转型就会随之而来。

        然而,那是一个误读的印象。当其它的城市试图效仿毕尔巴鄂的领导时,让朗斯这样与其相似的城市,事实上也遇到了失败和挫折。

        在古根海姆到来之前,今天的朗斯看上去跟毕尔巴鄂是有点儿相似之处。毕尔巴鄂很大:1996年的巴斯克就有大约36万的人口,还要加上很多大城市区域的面积。朗斯与其相比少了4万居民。到20世纪90年代,毕尔巴鄂寻求将其从以前的西班牙港口炼铁工业中心转型为以服务型经济为基础的城市。在弗兰克•盖里设计的博物馆开馆前的一年,1996年毕尔巴鄂的人均GDP(以今天的欧元折算的话)约为15000欧元。整个20世纪朗斯的人均GDP都在16000——20000欧元之间波动。矿渣堆,人口少以及缺乏港口渠道,朗斯无可置疑面临着比毕尔巴鄂更糟糕的处境。(值得一提的是,毕尔巴鄂竞技俱乐部雷昂内斯,从没从西班牙足球甲级联赛中被降级。)

        当朗斯和毕尔巴鄂各行其道时,卢浮宫朗斯分馆和毕尔巴鄂古根海姆,这两个高端的博物馆分馆乍一看并不那么相像。朗斯是卢浮宫的第一个分馆。古根海姆阿布扎比分馆,如果它于2017年开馆的话,将会是享有古根海姆盛名的第五家博物馆。(正常来说,卢浮宫已经开始在阿布扎比的建设,但是目前该项目被长期搁置了。)法国总理让 - 皮埃尔•拉法兰2004年选择朗斯作为卢浮宫博物馆的未来新址。除去建筑上花去的费用,法国北部的加莱海峡地区获得了卢浮宫朗斯1.03亿的资金,这个得以成为法国的国家级项目,毕尔巴鄂,从另一方面看,扣除建设和操作的费用,光是署名就付给了美国驻古根海姆机构2千万美元。

        毕尔巴鄂古根海姆每年接待100万次的游客,所以这个价钱花得还算比较值。与此同时,为了避免毕尔巴鄂效应的失利,朗斯博物馆期待吸引其一半数量的游客。

        首先的不同就是设计。SANAA,2010年普利兹奖的得主,是由日本建筑师妹岛和世和西泽立卫共同成立的建筑事务所。他们与建筑师Tim Culbert联合设计的朗斯分馆。从外面看,这座建筑是一座光滑的,能定义SANAA的水晶炫酷现代化模型,SANAA也设计了纽约上东区新博物馆。在博物馆建设过程中任何事情都能发生,但是这种长条形的立体玻璃设计不太可能导致过高的成本费用或者是未预料到的再设计费用。SANAA保持简单设计的原则。这可能在朗斯不太适用,但是全球在册的现代艺术博物馆中它是一个安全入口。

工人在为朗斯博物馆的开幕前期做准备

        回首过去,在新博物馆和卢浮宫的领导决定选择SANAA时,它还是一个处于上升空间的公司,但还名气还远远不足。那些追逐毕尔巴鄂效应的机构一直都有很高的期望,尤其是对盖里本人。在21世纪初复杂多变的金融风暴中,华盛顿的科科伦艺术馆就寻求用盖里的建筑外观建立一个新分支,以为单凭这个名字就会吸引资金提供者和观众。在911后的经济动荡和急速上升的预计成本下,这些投入的资金并没有兑现。比洛克希,密西西比州市,委托盖里其Ohr先生奥基夫艺术博物馆建立一个新的五年建设校园。项目成本急速飙升,为了保证建筑物免受洪水和艺术作品受潮。一个区域的建筑师可能尝试差异性的设计,以现状来说,五座建筑中只有一个是开放的,博物馆被迫转向比洛克希寻求资金,以求免于关闭。

        就是毕尔巴鄂本身也受到毕尔巴鄂效应副作用的影响。在其2005年《全球化的城市:欧洲城市经济转型整和社会分化》一书中,学者Frank Moulaert, Arantxa Rodriguez, and Erik Swyngedouw将毕尔巴鄂和古根海姆博物馆9个欧洲重要的案例之一进行研究,这些研究还案例中还包括雅典申办奥运会和1998年里斯本举办世博会的经验。研究人员发现,该项目以不可预见的方式转变了城市,某些方式并不受欢迎,还出现了经济分层和社会排斥现象。贫富悬殊拉大。根据作者理论,发展的冲击对城市管制和民主参与产生了不成功的副作用。

        为了促进卢浮宫朗斯博物馆的开馆,在卢浮宫博物馆展出的尼古拉斯•普桑的复制品"L'enlevement des poussins "于2010年9月26日在Felix Bollaert露天体育场展出。

        很多城市愿意以这样的代价换取旅游业的收益。不管怎样,以扩大文化机构来刺激经济转型,最后也抑制了全球金融暴跌。卢浮宫朗斯博物馆是在这样一个热情洋溢的时代中最后这样证明的机构之一。朗斯市长Guy Delcourt把这个30万平方英尺的博物馆描述为一个后工业城市的“生命线”。

        市长希望出现奇迹。他得到的可能是一个复制版的梅斯蓬皮杜艺术中心。蓬皮杜艺术中心位于洛林的省会城市,是一个由坂茂设计的占地54000平方英尺美术馆。这种扩展也不是绝对的成功:建造时出于合理的成本考虑,年容纳率仅为50万人次,它促进了梅斯市新的经济投资。如果想单纯获得成功,卢浮宫朗斯几乎不需要多做些什么,它就是那样设计的。

 

(责任编辑:admin)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